• 好久不来了

    2011-10-03

    Tag:

    好久不来了,文章前面小小的灰色加号,象是空屋子里挂了灰的窗帘,没有人气,安静的低垂着。

    最近喜欢看连岳的文章,发现原来自己象他笔下的大龄文艺女青年,矫情,做作,写字喜欢扭着劲的自怜自爱。呵呵,决定从现在起,做真实的自己,不写多一个字的废话,不发表一丁点儿的无用的生活感叹,不说看见太阳刺痛了双眼就以为自己应该活在黑暗里,因为那仅仅只是应该为自己配一个好点的墨镜,因为经常上网眼睛有点干眼症而已。

    很喜欢一个网友的一句话,留在这里吧:如果你没有一个爱好,那就去找一个,直到找到为止,生命太短暂,你必须对某样东西倾注你的深情!

    连岳的文章为我打开了一扇窗,不是生活不美好,而是生活太美好,自己不知道。我要为我深情的东西美好的活着!这样踏实的活,真的很好!

  • 这一夜有风

    2010-10-12

    Tag:

    这一夜有风,从袖口领口钻进心里。我缩着肩,倒退着回忆去时的足迹,那里有你,遗落的发丝,还有每晚的声声细语。光下的你,如此清晰,风带不走紧握的誓言,还有临别的哭泣。你在风中微笑,弧度象秋风落叶般优雅而神奇。我伸手张望,指尖却再也感觉不到丝丝暖意,风向我歌唱,想要回忆唯有别离。

  • 看了,忘了

    2010-09-27

    Tag:

    我看见了,我记得了,我忽略了,我忘记了。那个一下子跳进来的,印在视网膜上的第一刺激,我保存下来,真好,多好。再刺激,再保存,再刺激,再保存,机械地留下,可是我却忘记了品尝,我过了一遍它们,哪一个都那么好,那么漂亮,可都不是我的,我的东西在哪里?我看见了好的,忘了自己的?还是我看见了好了,却没有能力把它们变成自己的?我在哪里,我是谁,我要变成什么,我到底好不好?

    睡梦中我会惊醒,我在哪里?

  • 倾空

    2010-08-27

    Tag:

    倾空自己,把原来禁锢丢掉,换个新的视角,新的色调,新的我,新的空气蛹,新的心的影子。
    如果月亮换成了两个,是否我就不再是以前的我,不管走向毁灭或新生都是一个新的自我。子体影响主体,我希望子体改变主体,或者变成主体,不管结果是什么,只是不是现在的我。
    倾空自己,掏空,安静,安静,只剩呼吸,看,空气里的丝线,如此的清晰,非常的容易。

  • 这一次的远足

    2010-08-04

    Tag:

    这一次的远足,让我的心带着些许的不安,有担心有挂牵。
    这一次的远足,有让我遥望着的敬仰着的,红色的海洋,纯朴的笑脸,大大的太阳,
    我幻想着自己低下身子,抓一把虔诚的土,双手合手,默默祝福。
    转身的瞬间,我看见自己的过往,渺小的自己,在阴影中站立,
    在诵经的喃喃声中,我握住阳光。